东兰墩村古槐

2020-08-09 14:31:22    来源:三农电视台    






三农电视台山东讯(通讯员陆丰三)今天应石运宏先生之邀前往东兰墩村去探访一棵古槐。

刚出门就有零星雨点打在车窗上,但并未影响我们出行。在我想象中的东兰墩村是一个偏僻山村,没想到视野之所及是一个平原乡村,村中道路平坦,街道整齐,花草树木众多。

车在村子后街缓缓停下来,胡同旁有一棵老态龙钟的古树映入眼帘。这是一棵老国槐,树高5米,冠幅3米,地表围径1.79米,树干陆离斑驳,遍布裂痕,微微向西倾斜,树干西半边已枯死,北侧有一落地树洞,树洞高约1.1米,树洞上下完全贯通,内壁黢黑,有被火烧过的迹象,木质朽化得参差不齐,用手一抠,就能掰掉些木屑碎块。主干已完全朽空,只剩下树干东面很薄的木栓层和嶙峋遒劲的树皮维持着生机。在离地面约1.3米高处可见两处新萌出的枝条,呈簇状放射,枝叶葳蕤茂盛,枝条顶端可见一簇簇密密实实的花蕾,部分花已盛开。已枯死的树干,犹如水泥浇筑一般坚硬,支撑着东面有生命的枝条,树干顶端主枝桠已干枯、残缺,斜插天空,孔洞遍布,满目疮痍,光秃秃的枯枝透出蓊蓊郁郁的绿叶之外,荣枯相间,古趣盎然。看着熟悉的槐叶,潜伏记忆深处之情愫被牵了出来,用槐树叶吹小曲是我年幼时的拿手好戏,我信手采了一片绿叶,含在嘴里,试图吹出小曲来,结果怎么吹也不出声了,大有老之已至之感。

当地村民说,这棵古槐是镇村之宝,祖祖辈辈以此为荣。它就像一位敞胸露肚的老者,守望着这方水土,除给乡村增添几分古朴外,还让人隐约感受到一种穿越悠悠岁月的久远气息。

东兰墩村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村庄,该村曾出土的孙氏阙画像石,是现存最早的刻有纪年的汉代石阙。明朝洪武年间,朝廷实施大移民战略,石姓自江苏省东海县迁居后良店村,后迁此建村,因村东北有大小不等几十个高高隆起的土墩,好像一个个巨大的城垛,正好用来阻拦敌人入侵,故取村名为拦墩。后来人们发现土墩周围荒草丛生,土墩之上长有兰草,花如腊梅,幽香扑鼻,颇为神奇,有人嫌拦墩太过粗俗,不如叫兰花墩雅致,为了和原来的读音一致,后来就改村名为兰墩了,因石姓建村,故又称石家兰墩,后因多姓共居,就按方位改称东兰墩。建村后不久,村民在村东平坦的地方,建有一打粮用场,后来人们就发现在场边空闲处,长出一棵小槐树,因其不影响场地的使用,再说这棵小槐树真要长起来,树下正好作为歇息的场所,于是就任其自由自在地生长着。寒来暑往,这棵小槐树,没过几年就长成了参天大树,绿影婆娑,生机盎然,成为本地人引以为傲的靓丽风景。

从前,这棵槐树的树冠枝叶稠密,绿荫如盖,天降三指深墒的雨时,树冠下面的地还是干的,是避雨的好地方,村民在劳作之余,常来这里乘凉歇息,构成了一幅美妙绝仑的田园风光图。此地小路崎岖,岔道多,生人容易迷路,由于这棵树在村外的场地旁,在很远就能看到,人们在告诉别人的道路时,会指着前面这棵大树说往哪条路上拐,再走多远,陌生人顺着老槐树也就能找到某户人家了。天长日久,它就成了这个村落里的路标,为一代又一代人指引着道路,也在经年里默默地丰富着自己的年轮。

这棵老槐树,学名国槐,俗称笨槐或本地槐,是原产于我国的古老乡土树种,一般大树有个毛病,老了好空窠,这棵古槐也没能逃脱这毛病,岁数大了,身上难免会有虫眼、断茬或者损伤等,一旦暴露出了相对脆弱的木髓,那就很容易开始腐烂,特别是雨水的进入,更加速了木质的朽腐,久而久之树洞就会越来越大。古槐主干虽已枯空,但外周尚有部分木质和完整树皮,仍枝叶繁茂,郁郁葱葱,犹如一把大伞,成了人们休闲纳凉的好去处。随着人口的增多,房屋建设逐渐外延,这棵古槐就成为村中树了,村里的孩子们没事就跑到树洞里玩耍嬉戏,乐乐陶陶。

至于这个树洞是何时形成的,村里人没人能说得清楚,因树洞的形成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所以有树洞的大树基本上都是古树。这棵古槐有了树洞后,就充满了神秘性,人们把一些美好的夙愿就寄托在这棵古槐身上,把它当做神灵,倍加敬重与尊崇。

旧时布匹染色,多使用天然植物做染料,而国槐的嫩芽或者花蕾就是极好的染色原材料,且容易上色,价格成本低,染好的衣服可呈现亮丽浓郁的黄色光泽。每至夏初,槐树上就缀满绿油油的小花蕾,浓郁的香味开始随风飘散,村里人此时会爬上树去摘那未开的槐花,用来煮水染布。未开的槐花称作槐米,是绿色的,煮出的水却是鲜黄,将自家织就的白布浸入其中,捞出就是艳丽的米黄色,且带着淡淡的槐香。自从国槐有了树洞以后,就没有人采其嫩芽或槐米来染布了。当时在树北住着李京秋一家,开了一大染坊,天天都有整匹的布挂满院子随风飘动。为了提高染布的效果,他每次把染好的布从染缸里捞出来拧干,然后敞开布匹对着这棵古槐照一下,口中念念有词,据说这样染出来的布,鲜艳而不褪色,故其生意极为兴隆。在他心目中这棵古槐就是“染神”,神秘无比。后来虽无需自行染布了,但人们对古槐的尊崇并没有改变,从不恣意攀爬树枝采花摘叶。

1984年的夏天,众多马蜂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古槐的树洞里,且数量惊人,它们在树洞口爬进爬出,整棵古槐周围都有群蜂飞舞,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出现了“群蜂戏古槐”奇观。常言道:马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这种马蜂个头大,毒性强。当单蜂或蜂巢收到侵害时,马蜂才会蜇人,甚至群起而攻之,人们看到密密麻麻的马蜂,就心生畏惧,村民每每经过此处都要绕行。村里有一少不更事的小屁孩,不知道马蜂的厉害,这天无意间触犯了一只马蜂,面部被蜇了一下,大人听到声嘶力竭的叫喊声,赶紧跑了过来,只见这个小孩吓得脸如土色,浑身发抖。不一会儿,这个小孩的脸肿的像发面馒头似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大人急忙用旱莲等土法外敷完事。小孩强忍着疼痛,发誓要报此仇。他听说用火烧才能消灭干净,白天马蜂较为活跃,数量特别多,他就决定天黑后用火烧马蜂。数日后的一天,天刚黑,他把家里的麦秸扎成把,捆在一根长长得竹竿上,再穿着厚衣服,披着蓑衣,戴着席荚子,然后点燃了麦秸草,迅速伸向古槐树洞内,马蜂一下子炸了窝,纷纷从树洞里往外飞,有的刚飞出来,就被火烧了翅膀。人们发现树干顶端的树洞里也冒出了滚滚浓烟甚至出现火苗,这将影响到古槐的生命,因有不计其数的马蜂在古槐周围狂飞乱撞,人们不敢近前救火,只好任其燃烧。最后火是自己灭的,马蜂也没有了。第二天,村民见树洞壁黢黑,因腐朽的部分已被燃尽,树洞比先前宽敞了许多。自树洞中向上看,可看到“洞槐观天”的奇妙景致。在以后的日子里,虽然当地群众对其保护有加,但树势极度衰弱,枝干逐渐枯萎、凋零,一副干瘪的样子,孤苦寂寞地立胡同头上。李京升老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他就捡来众多石块,将落地树洞口封堵上了。翌年春天,万物苏醒,千树吐绿,百花争艳。然则这棵老槐树只在树干的东侧萌出几个病恹恹的小树芽,其后,树干西侧的树皮逐渐干枯脱落,露出光滑的木质部,因木质仅剩外壳,日久就出现了多处裂缝。

这棵古槐过去一直是公有财产,后来就划归李京升家所有,与其说古槐是李京升私有财产,倒不如说他是古槐的保护人,因为这棵古槐枝叶稀疏、树干已是空空的躯壳,已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了。1986年,村民李京升的老屋要规划翻修,他完全可以把古槐刨掉,将房子与东西户对齐。当时村民为了增加经济效益,已开始种植一些有经济价值的树木,如速生杨或者果树等,李京升老人当时不但没刨掉古槐栽上其它经济树木,而是将古槐的位置留出,让房子离开古槐,使古槐在良好的环境了自由自在地生长。老人对这棵古槐的拳拳保护之情,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李京升去世后,其后人担当起看护古槐的任务,至今未发生半点闪失。

2012年县绿化委员会已将这棵老槐列为古树挂牌保护。 2017年古槐已裸露在地表的一树根,正好跨过胡同,也因为干枯腐烂遂被移走了。2019年要拆村并居,村民担心这棵古槐因村庄搬迁命将休矣,心中充满着惋惜和无奈,没想到今年合村并居因种种原因搁浅了,大家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据村民介绍,过去这棵古槐自被火烧过以后,枝条一直稀疏寥落,今年春天这棵古槐再次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树干东侧新萌出大量的幼枝,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几乎将上部树干及树冠遮住,并且枝头也缀满了素雅的花蕾或花朵,微风飘来,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让人倍感欣慰和希冀。

相见总有相别时。古槐虽默默无言,却胜似千言万语。惟愿经过漫长岁月和浴火洗礼的这棵古槐,永远与村民为伴,一起走向辉煌的明天!(本文部分内容根据石连勤、李长耐老人及李世学、李世民等先生的口述整理而成,另承蒙石学东、张光辉、石运宏、石浩等先生戮力协助,谨此致谢)

作者:李凤苍

供职于莒南县人民医院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 广告加盟| 网站声明| 人员查询| 联系我们| 合作加盟|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星光影视园新媒体大厦20号楼  邮编:1026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2856660

京ICP备12039657号-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京)字第17062号《三农电视》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东方融媒·全国公共文化视听总台

版权所有:北京天地畅通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0-2018 DF-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农电视台 官网 官方微博
微信扫一扫 微信 获得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