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散人王一丁:半夜梦奇峰,不觉满衣雪 ——《雪峰山赋》创作摭谈

2020-10-26 11:11:48    来源:三农电视台    

       三农电视台讯;严格来说,现在还不是撰写创作谈的时候。名之“摭谈”,实则是不敢淡忘忽略这一次艰难与兴奋相伴,忐忑与欣慰相连的饶具况味的创作过程。摭者,捡也、拾也。趁记忆依旧鲜活,细节犹自清晰,泄之笔端,捡进篓中,不亦乐乎? 入群半遮颜 吟清结善缘 应该是好几年前了吧。黔阳老乡、湖南省著名女诗人柴棚有一日忽然邀我进群。彼时微信甫开,微群不多,许多人还不知如何建群,也不明白建群有什么意义?女诗人冰雪聪明,而我由于写作,又身处广东珠三角,观海听涛,使用电脑、开通博客、染指微博、翻炒微信均较同龄人先行几步。美女相邀,写作同行,且系老乡,一见投缘(不是倾心),话题同频,乃乐而入群。新群叫“雪峰山文化”。而我自幼生活在雪峰山脚下,岚雾雪水哺育了我,奇峰峻岭加持了我,1985年大学毕业后复于湘西地区惟一的纯文学刊物《雪峰》杂志社工作过三年,与“雪峰”二字天生有缘(散人一老友、“托口老店”主人也叫王雪峰),是故觉得并无半点违和之感。 话说“雪峰山文化”微信群里有一昵称叫“哈协主席”的微友,有时沉默有时活跃,吉光片羽闪烁字里行间,极是睿智爽朗、幽默有趣。不雕样子、不摆架子,兼收并蓄、童叟无欺,但凡在线,对于微友的爱心分享总是仁慈秒赞,人缘甚佳,不明觉厉!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只觉得此人有趣,全身都散发着正能量,便一反常态(平素薄有矜持,很少主动加人微信,况且网络资源有限),主动趋前招呼,加他微信。而这位仁兄亦慨然应允。之后虽遇到问题偶有向其讨教,但实话实说,一度互动不多。 应邀上山背 跳脚摩星云 2019年7月,我如常携小女三丫返洪小住。哈协主席知我在怀,问我有无兴趣到雪峰山看看?——有天然妙处可资勾留,我自是无比欢喜,当即和大哥平凡收拾简单行李,准备出发。我知道再过两天便是周末,前往雪峰山餐风饮露、赏月播云的游客每每多如过江之鲫,耽搁不得,似我这般闲人,没必要在周末凑热闹影响陈总生意;适洪江在成都开厂的企业家朋友佘猛子打来电话约我餐叙,我说要赶着往溆浦,上雪峰山;佘猛子说黔阳这边的苏宝顶他倒是与友人登过多次,山的那边,属于雪峰山的范围更广,遗憾的是自己却不曾去过,问我是否方便同行? 我不敢擅作主张,让佘大侠稍等,容我先请示东道主。谁料哈协主席乃何等豪爽之人!“一起上来吧!过来吃午饭!几男几女,需要几个房间,我让我秘书与你对接。” 电话放下不到十分钟,一辆四川牌照保时捷帕米拉飞驰过来悄然停在我的身边。车门拉开一看,正是办事风风火火的洪江名人、打黑先锋佘猛子伉俪。我抱着三丫和大哥一屁股坐进去,帕米拉绝尘而去。 约两个小时后,按照哈协主席发来的微信定位一路导航,我们已置身美轮美奂的星空云舍。哈协主席在接待中心让人把茶泡好了,凉丝丝的冰镇西瓜也切好了。他的个人照片我于微信群中已然见过,自是认得;见面一握手,通过一双如绵大掌传递过来的,竟是兄长般的真诚和热情。房间另有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客人,哈协主席一一介绍,言辞间把我抬得颇高,令我羞愧不已。哈协主席馨香可爱的满女桐桐比三丫大不了多少,两个小家伙正好玩到一起。也是在这儿,我首次见到了全国旅游策划达人、吉首大学才情纵横的张建永教授,并获悉他原籍竟是怀化麻阳。两年后彼此相熟了,复得知建永兄与我任职于怀化学院设计学院的二哥又凡居然是多年老友。 晚上,游客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时值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天呈异色,仿如一场大戏即将开锣。酒过三巡,兴之所至,哈协主席当着众人的面说:接下来有请来自广东的“天下赋人”、湘西散人王一丁先生为大家高诵一首!大家鼓掌欢迎!——并不容推辞让手下即刻抬来八仙桌。受现场气氛感染,我忘乎所以、气冲牛斗:“好,给我平台,我就敢挑战并乐而享受之,我可是真上哟!”于是率尔登台,配合着脚下的高天流云,灿烂晚霞,朗声诵之,偕众醉之。 第一次见面,哈协主席的真性情、大气魄,令我不胜感喟,也让人由衷折服。 忐忑别疫情 欲向高山行 2020年春节前夕的1月19日,见情况不妙,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果断取消1月21日携家小从广州飞武汉探望五舅和其他亲友的计划,退掉机票,坚拒阎王爷的热情相邀:苍天悯我!家人终得以逃脱死神的魔掌,否则不死也会脱一层皮,在江汉平原至少得无端羁留三四个月!而且办完退票手续后我灵机一动,干脆于20日当晚搭乘麻阳老乡小张便车回到洪江。接下来的情形所有人都知道了:武汉封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全民出门皆戴口罩,任何时候眦目以视、掩面而过。 这种情况,可以想见,回到故里也难有大的“作为”。每日多数时候闭门谢客,恒于一中陪已退休的大哥品茗把盏打发时间、捡拾记忆、排遣寂寞、教导“雏鸟”。朋友间则止于网络互动、指间问候。洪江区文联、作协、文化馆、图书馆联袂为我筹划已久的正月十一“远行与回归”古商城文化沙龙活动原本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由于疫情的爆发,活动不得已无限期延后。令许多读者、“丁粉”无比失望,我心歉然,却又徒叹奈何。 郁闷中,风里雨里,朝兮暮兮,眼前耳畔总觉得有一种声音在对我深情呼唤。辗转反侧,寤寐思服。我知道:她就是——雪峰山!好几次午夜梦回,我都梦见自己在枫香瑶寨、在星空云舍与哈协主席及建永教授坐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吹牛,指点江山、臧否诸侯。我甚至于冥冥中有一种预感:此生我可能真的必须为雪峰山写点什么,留下一点什么。这或许只能归结于一个人与一座山之间的旷世缘份罢!我很想第一时间致电哈协主席,策“马”登山,倚树望月;但鉴于疫情,实不愿亦不忍给朋友添麻烦也!乃欲言又止。 思前想后,未过元宵佳节一丁即携家人匆匆返莞矣。高铁买的还是票价十分昂贵的商务座,整节车厢才五六个人,生怕不慎感染病毒,连累家小,使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 5月某日,哈协主席忽然通过微信给我留言:都说一丁老弟擅撰辞赋,你怕是也要为我们雪峰山留下点什么哟伙计! 云淡风轻,不温不火。隔山相望,心有灵犀。我暗自笑了:这算是正式下“战书”么? 但当时我并无更多表示,只道暑期回洪,瞅机会到山上住几天有了感觉再说。我这人做事很少打无准备之仗。轻诺寡信是我最不能容忍甚至鄙视的。 好不容易熬到暑假,疫情不再蔓延,心情日渐平复。七月流火,遂再次驱车携二炮由岭南回归洪江古商城。途经蓝山、宁远,白云飘飘,美景可期,而我独钟雪峰山! 8月6日,有着652年悠久历史的杨三凤商行座无虚席、满庭芬芳。“远行与回归”文化沙龙活动在这儿成功举办。人大主任、家父的老同事老领导赵世平先生屈尊纡贵拨冗亲临现场,客串主持嘉宾,连珠炮般频频向我发问,我则照单全收,不假思索畅叙幽怀,在聚光灯下眯眼检讨爬梳自己的辞赋人生和文学江湖……现场许多乃双亲的高足及经年街坊、风雨故人、本埠乡贤。 翌日清晨七点左右,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躁动,与大哥、二炮驱车直捣穿岩山。哈协主席电话里嘱我最好能够赶过去他家祖屋吃早餐、喝早酒。说风头正劲的网红歌手“山水组合”当天也正好来了山上,彼此不妨认识认识。我和大哥一路高歌猛进,风一样掠过7000余米长的雪峰山隧道,在江口下高速,取道黄茅园,上午九点十五分已准时抵达统溪河镇的穿岩山脚的游客接待中心。其时山岚犹未褪去,太阳尚在云层。保安用对讲机咿哩哇啦一通过后随即示意我们的车辆继续前行。左拐右转,推开一扇堆满了柴禾的古朴小院,哈协主席那张憨厚热情、沧桑密布的盈盈笑脸已粲然展现在我们面前。 我落座后一瞥,排场有点大:一字铺开的家庭宴席宛若云端花瑶兄弟们酷爱的“长龙宴”。各种山珍美味大小深浅盘碟参差盈席。最打眼的当属又大片又厚实、含嘴即化的半精半肥乡里腊肉,在晨曦的照耀下明晃晃地透着油光,让人看了食指大动、直淌口水。十几二十个着装艳丽时尚、气质不俗的帅哥美女嘻嘻哈哈端坐其间。哈协主席带领大家与我频频碰杯,我才知道除了“山水组合”许勇、舒维伉俪,尚有来自张家界旅游文化研究院的一行客人。而在哈协主席左边落座的正是名震遐迩的旅游策划大咖张建永教授。粗糙的陶质海碗里盛着的据说是泡有红豆杉果的花瑶家酿土酒。哈协主席拉着我的手说:一丁老弟,来到我的地头就听凭我做主好啵?你和大哥都敞开胸怀只顾把早酒喝好,一会儿就不用自己开车了!跟我们一样坐中巴车,今天我好生陪你到几个主要景区转转,让你系统感受一盘我们雪峰山的生态旅游资源和抗战文化。 在“你莫走”的粗犷豪放歌声中,大家推杯换盏、大快朵颐;两碗酒下肚,我和大哥已有点云里雾里找不着北了…… 二度洒清泪 心灵震撼深 我们乘坐的是一辆原装进口的豪华版丰田中巴。司机身后有一张阔大的办公台。桌、椅、凳脚、窗边、扶手全部以真皮包裹,奢华尽显、舒适无比。哈协主席就让我和他一起对着全车人相向而坐,以方便“无死角交流”。后来有人告诉我,我坐的竟是省委书记杜家毫、省长许达哲每次来雪峰山坐过的位置:呵呵,忝与“巡抚大人”同等待遇,令我不胜惶恐。 8月7日登山伊始,根据哈协主席的悉心安排,我和大哥二炮三人在雪峰山一共住了5天4夜。该去的地方基本都去了。青山界、阳雀坡、王家祠堂(野战医院)、鹰形山、大黄沙、木鳌洞、蒲板溪、雁鹅界、虎形山、崇木氹、蒲安冲、千里古寨……一些主要景点,是次甚至有机会安定下来、沉浸下去,个别走访、深入了解、全面研究、反复琢磨。尤其令我感动的是,著名作家邓宏顺、张家和兄于百忙中特意抽时间跑到千里古寨看我,在福寿阁漏夜为我详细讲解雪峰山的“前世今生”;在全国崭露头角的青年朗诵家蔡青青则从数十公里外的怀化亲自驾车过来,与著名诗人柴棚、本土女作家向芳瑾等一道上坡下界陪我四处釆风。而哈协主席,通过数次与他单独深入交谈,我也得以一窥他丰富博大的内心世界,零距离感受他平素不轻易示人的家国情怀与无处不在的人格魅力。我和他是同龄人,彼此有着庶几相同的成长经历和心路历程:文革期间,他全家下放统溪河十年,我随父兄下放会同九年;1985年我进入《雪峰》编辑部工作的时候,他已是怀化地区第一批资深文青与狂热的文学逐梦人。我们虽谈不上熟稔,但在某些场合肯定见过。盖因如此,我与他沟通起来自然毫无障碍。 俗语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在这5天4夜里,性格尚算坚强的我有两次竟然触景生情、当场落泪! 一次是在龙潭,在黄云兄弟的陪同下就地参观、勘察、凭吊抗日战场。那场75年前(1945年4月17日~5月14日)持续了二十八个昼夜的世纪鏖战,狼烟滚滚、血肉横飞,双方死伤动辄数千人,战场清扫完毕,由于尸骨成山,处理不及时,导致一度瘟疫流行,当地无辜百姓被病毒和细菌感染白白丢掉性命的即接近100人……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中国军民甚至为日方战亡士兵就地修建了“倭寇冢”。伫立田边战场,抚摸着当年战地记者拍摄的实景照片,往事历历在目,我有感于战争的残酷、战斗的血腥,日寇的残暴、中国军民内心的慈悲,突然双眼发胀泪流满面…… 一次是别前在哈协主席穿岩山的家,他母亲忍着巨痛产下他的木板房屋中。哈协主席笑称不把我当外人,径直带我上楼参观“视察”他的“狗窝”。从书山报海的卧室出来,我正夸他满女桐桐拍的靓照和桐桐担任过县公安局政委的爷爷那写得密密麻麻的日记呢;跨过门坎,抬眼忽然看到两副硕大的油得乌黑发亮的寿枋赫然横亘面前;正当我疑惑之际,明察秋毫的哈协主席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告诉我:这是我为自己和我婆娘准备的,放在这儿十几年了!男人的一辈子么,无非就是把父母送上山,把崽女“盘”大;然后呢,自己也就差不多要被别人抬上山喽……这是男人的使命,也是男人的宿命! 天哪,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是多么坦荡!多么平静!多么豁达!多么清醒!那一瞬间,我脑海里兀地崩出一个词:向死而生。这难道不是中国历朝历代某些高僧大德毕生追求的境界吗?无怪乎哈协主席如此理性又如此率性。如此温暖又如此坚强。缘因他早已参透生死、洞悉未来!彼时彼刻,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柔弱和感动,一时双眼模糊、热泪盈眶……我忽然想起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那就是看透了生活的真相,仍然热爱生活的人! 被哈协主席震撼,受他感染,下山途中,在中巴车上我如聆神谕,十分罕见地以手机写下了《我家住在雪峰山》这首只有两段的歌词: 撕心的爱哟 裂肺的喊 我家住在雪峰山 水样的妹朵 树样的汉 轮回不过卵朝天 春夏秋冬半壶酒 生生死死一辈子的纠缠 没醒的梦哟 没还的愿 我家住在雪峰山 结冰的忧愁 时尚的欢 百岁无非三万天 高低错落归深潭 生生息息十万年的依恋 夜雨生青草,秋风起白波 回莞一个半月后,在经历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与海量阅读之后,我终于写出了《雪峰山赋》的第一稿,也即“征求意见稿”。雪峰文化研究会借助其网络公众号发布后,立即得到了各方面的热烈回应。 资深写作者、东莞企石镇文广新局副局长,好朋友陶博首先向我“发来贺电”,并就局部及结构的修改订正大胆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陈元贵、于汗青两位好友同样是连夜向我反馈他们的想法和建议。紧接着,其他朋友也热情地对我的创作予以慷慨的肯定鞭策和热情鼓励—— 张建永(吉首大学退休教授、正校级督导员):初步拜读,感受颇深。吾兄行文气势磅礴,长歌行云流水,叙事珠联璧合,抒情迤逦蜿蜒,七个雪峰山,立体综合揭橥雪峰特征,此赋实乃当今好文奇文,祝福兄弟文运当空,再创妙文! 张家和(《雪峰文化》主编、退休公务员):拜读了。大气横空,境高意远。缘大手笔,出大篇章。说古道今,言志抒怀,山川风物,才情才气,一赋尽出,吟之感佩。一个小建议,供兄参考。战神粟裕似宜放在前面一节,与警予代远并列,他们属性相同。放在英雄雪峰节,往上让读者以为与蔡锷同,往下让读者以为与龙潭抗日有关。此议当否,请兄定夺! 袁玉明(湘潭科技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洪江古商城人):王一丁先生身为雪峰山乳汁哺育的优秀作家,自1988年5月远走岭南,一直心系故乡,近年尤以原创骈体文著称。此行登山描写梦归雪峰之思恋。生态、人文、英雄、忠孝、殷实、浪漫雪峰之美,实乃湘西之奇、黔阳之福、文旅之源。天公怜倦客,暖律入疏梅。 晚霞(自由写作者、洪江古商城人):《雪峰山赋》气势磅礴,非常震撼。我相信,她即将震动东面的新化、南面的湘桂边境地大南山、北面的八百里洞庭湖、西面的会同罗翁和绥宁联民。方圆三百多公里的雪峰山定会为之张开欢快幸福的笑脸,那笑脸将永远留在1934米的苏宝顶上,载入史册。 张淮程(广东自由写作者,籍贯湖南隆回):四面山河收眼底,万家忧乐在心头。妙! 东方熹(作者高中同学、中学语文教师):言辞铿锵,正气浩荡。威势上冲贯天宇,一气呵成凭卓识。字成琥珀,句胜岫玉。象牙为骨,樟楠修边。芝兰氤氲,香飘雅丽。太白喜吟诵,相如更称奇,竹林七贤不喧嚣,八大家来呼兄弟。盛名震九洲,“雪峰”因一赋! 向彪(怀化学院教授、明清文化研究学者):掠览大作,顿觉才华横溢,气势如虹! 文红(怀化学院副教授):我真是觉得(赋文)每一字都是很好的。隆平、黎明两个人名活用镶嵌得那么奇妙!气势恢宏,只有这篇赋配得上巍巍雪峰! 郭纪金(深圳大学文学院原院长,现已年近八旬):散人兄好。今日得空拜读雪峰山大赋,首先题材上乘,然后下笔有神,读罢耳目一新,茅塞顿开。赋作开篇,便超群不俗。全文则内涵深厚,章法井然,概括得极妙,又极有份量。文化雪峰,吉祥雪峰,忠孝雪峰……逐段排比,令人读来酣畅淋漓,回肠荡气,直呼美不胜收!细小处,例如“飞短流长”之高妙化用,无不让人击节!庚子新秋,我公又有一大收获也!一朝面世,定然赞誉有加。套一句旧话,真个是“千金难买相如赋”也!老郭再拜。 宗书可先生(网友):拜读一丁先生的《雪峰山赋》有一种感觉,她像一首蜿蜒起伏的蓝调歌曲,充溢着发自内心的自由精神,在这种激情的歌唱中隐藏着一种不屈的意志,这是一种沉淀后的张力,洞悉后的坚定。如果美只存在于物质层面将是浅薄的,物质层面的美只有得到精神层面美的强力支撑,才算是完美。我所称赞的正是一丁先生文本中呈现出来的精神层面的东西,那是一种流淌在血脉中的乡愁! 黄昊贵(作者下放地半界发小):一丁兄,没有绵延起伏层峦叠嶂的雪峰山灵气,就没有今天雪峰山深处的笑声;而没有童年雪峰山脚下九年的滋养、磨砺和考验,就没有仁兄今日之沉稳、隐忍和大气!而我宁可相信:你的传世之作《雪峰山赋》,更是对青春的礼赞与人生况味的延伸与深挖……无论是点,还是面,无论是局部还是全貌,你笔下的雪峰山都是如此的磅礴大气!如此地闪烁着人性的光辉,充满着对家国情怀的咏叹!谨致祝贺!为你骄傲!为我们共同的故乡而感到深深的自豪! 无盐(怀化学院中文系教师):儿子的叔叔反复打磨,精心铸造之作。讵料当今时代,文科博士教授云集,能创作古赋之人,却凤毛麟角。文采华章,固属难得,不愧为师大的才子俊杰! 冷建文(青年学者、民间词人):七色雪峰,七色绚烂,七大方位,七大赞美!未知湘西者,先游怀化;难解雪峰醉美山川者,从今可先阅读王师一丁《雪峰山赋》传世佳作也。傩舞啸歌里,行文骈散结合;日寇夜遁时,布局夹叙夹议。或曰非大才情者,无此醉山乐山,行云流水之态;或谓非旅居异乡者,无此胡马依风,越鸟巢枝之情。余有幸识王师久矣,虽现今彼此相隔千里,而王师耳提面命之语,常在心间;王师平易近人之尊,尤多记忆! 粟镜蓉(广西师大文学院在读研究生):得益恩师向彪先生推荐,认真研读了王一丁先生的《雪峰山赋》,感触良多。王一丁先生笔力雄厚,文章浑然天成,从内容上看,其文章内容充实,将风景描绘、地方风情以及历史人文相结合,使文章内容充实饱满。文章结构层次分明,思路清晰。其语言质朴流畅,少拗口生僻词句,对偶工整,文从字顺,些许字句化用了古典诗句,增加了全篇的文采。 赵世平(原洪江区人大主任):迄今为止,咏颂雪峰山的赋文之巨制。层层展示,自然风光与人文底蕴交相辉映;朗朗上口,铿锵韵文与华彩美文动人心魄。 给予我帮助与重要建议的,还有哈协主席、柴棚、蔡青青、霍敏灵、李济生、刘健、罗志林、李怀荪、邓宏顺、湘西山人、夏喜衡、申瑞瑾、熊成钢、周碧华、范诚、徐远忠、罗秀东、刘虹娃、叶坤妮、梁庄、李世俐、黄昊山、李智勇、陈超纲、李樱、徐汉洲、杨早红、叶蕴菲、杨少波、郭建美、田作根、尹黎明、金波、舒玉,等等……关注、祝贺、转发的朋友更多,散人虽铭感五内,而由于人数众多,在此恕不一一列举。 这一次真的是挑战新高度、新难度哟!诚惶诚恐,岂敢轻易下笔?雪峰山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人才辈出、体量太大(涵盖三个地级市近二十个县),是以散人生怕冒昧遣词,损其光辉与尊严,继之贻笑大方、为后人唾骂;初稿出来后我即私底下多方征求意见,请高人方家尽管挑刺、大胆斧正,同时要求自己每日必读《楚辞》、汉唐大赋以期不断增强语感;编写、添加注释,以消除受众阅读理解障碍;反复诵读文本,皱眉推敲,于内容、音韵、平仄、对仗方面则严格要求…… 坦率地说,骈文我主张要押韵,但不主张因文害质、因声损义。为求変化、去除呆板,有时甚至需要破韵。就像我的大学同学、著名评论家贺仲明教授所说的那样:思想的深邃比艺术的精致更为重要。 不知不觉,半个月内已修改订正近三十次!堪称“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捻断数茎须,佳句梦中求”哟!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修改删减本来就十分艰难。时时处处都感觉像在割自己的肉一样。征求意见稿近1800字,有的朋友说内容固然精彩,但篇幅似乎太长,不适合朗诵演绎;字数太多,也为将来的碑刻工作增加了难度和成本。我一时竟有点无所适从了! 于是,最开始我“勇敢”地左砍右斫,把文稿从近1800字好不容易缩减到了1300多字;又根据各方面的意见查漏补缺,调整章节内容,从1300多字复增加到1500多字。还不满意,还欲修改……如此这般几通折腾下来,订正稿仍有1600字! 我打电话郑重征求哈协主席意见。他是赋文的定制者、委托人。说白了,最终还必须尊重他的决定、考虑他的感受。善解人意的他这样告诉我:一丁老弟,我的想法嘛,大可不必为删减而删减。只要身为作者的你认为是好的、美的、真实的、不可或缺的,我看你就继续保留吧;否则,便大胆删减调整、以求渐趋唯美!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有底了。我想起年前沪上一大学问家与我喝酒时开玩笑说过的一句话:读者意见,不可不听,不可全听。 因为创作修改《雪峰山赋》,我几乎天天处于半癫狂状态,动辄半夜起床奋笔疾书、反复论证、仔细推敲。为此,数十年来身体一直堪称健康的我竟前所未有地头痛欲裂(医生说可能是属于因休息不好导致的偏头痛),双下肢酸胀难忍,整日价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情况严重的时候寝不安席、食不甘味,连续几天须仰赖盲人高强度按摩勉强改善睡眠;右手键鞘炎第三次复发,无法正常使用台式电脑甚至手机。在医生的仁慈干预下,9月9日,十年来我不得不首次入住康华医院华心楼,先后用了6天的时间对全身进行彻底检查、治疗和调整…… 10月17日,远在广东东莞的我第三次奔赴湘西、奔赴雪峰山。有诗为证: 《应哈协主席之邀三上雪峰山,诗以记之》 三上雪峰山,开心续前缘。 秋来青雾重,晓起烟径宽。 一瀑退肝火,群鹭舞翩跹。 林涛作巨响,春梦荡微澜。 薄酌黎明近,厚德福无边。 酒醒向酽茶,情深震锦弦。 谁人诵楚辞,我自解云籤。 添香避红䄂,未敢称巨椽。 文章千古事,苦吟愧诗仙。 掌灯高见永,幽光正穿岩。 散人兮何幸,簪花卧崖巅! 2020年10月18日于雪峰山枫香瑶寨旅次。 【作者简介】王一丁,男,湖南洪江古商城出生,祖籍古龙标(今洪江市)。1988年进入广东东莞。当代知名赋人和文学活动家,东莞原创文学重要代表作家之一(据2017年第5期《中国文艺家》对“文艺莞军”的介绍)。已公开出版作品多部。另有电视剧《白色追踪》在央视及全国各省电视台多次播出。近年主攻骈体文创作。计有三十余篇在网络线下广为流传,影响较大,被各门户网站大量转载。多篇赋文系受各地特邀特约创作,并被景点刻石传播。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 广告加盟| 网站声明| 人员查询| 联系我们| 合作加盟|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星光影视园新媒体大厦20号楼  邮编:1026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2856660

京ICP备12039657号-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京)字第17062号《三农电视》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东方融媒·全国公共文化视听总台

版权所有:北京天地畅通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0-2018 DF-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农电视台 官网 官方微博
微信扫一扫 微信 获得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