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宿州:女上访户王凤云给家乡市委书记的一封信

2019-10-30 11:36:35    来源:网络    
尊敬的史书记:
    我叫王凤云,女,55年生,是埇桥区北杨寨乡池湖村人。池湖村是由杨寨等三个村合到一起的,我原是杨寨村委会主任。
    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个“上访专业户”。我从47岁开始,到省城、到京城告状,告了16年了,从一头青丝告到了满头白发!我告状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是为了村民集体利益!告的是我们乡党委书记与村支书相互勾结倒卖农民集体土地中饱私囊!


    回想这些年告状经历的一件件一桩桩,真是教人心酸胆寒:拣破烂、睡车站、被谩骂、遭殴打,甚至被强加上莫须有的罪名,关进号子里、戴上大脚镣!但我没有低过头!我已经把他们告怕了:被告的乡党委书记亲自找我娘家哥说:“叫你妹子别告了,我给她30万!”我坚决不答应!我要的是公理,我要的是把卖地的钱分给村民!但告到今天问题都还没有解决。
    还有十多天就要过春节了,我好想回家看看自己的儿孙。但我被家乡公安部门列为“网上逃犯”,有家不能回。前几天我从人民网上看到您到市人民来访接待中心,亲自倾听群众诉求,协调解决实际问题。所以,我要向您诉说——
有必要先说说最初的那次上访维权
    我们杨寨村在宿州城南欠发达的乡下,与桃园煤矿相邻。1996年至2002年间,矿上先后占用村里集体土地300余亩。2002年煤矿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给村里补偿了300多万元。
    没有想到,300多万元的土地补偿款被乡政府以一纸借条拿走40万,余款被第五届村两委侵占、挥霍一空,望眼欲穿的村民们没拿到分文!
    不能这样轻易地便宜了他们!我作为村民代表之一到安徽省政府反映了该情况。省政府责令有关部门调查处理,但一直没有个结果。
    正是这件事,我取得了村民的信任。在2004年的换届选举中,被杨寨村村民推举为第六届村民委员会主任。大家抬我,目的有两个:一是我为人正直,办事公道,能够为他们说话办事!二是300亩土地补偿款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希望我作为一村之长能够继续为他们维权。
作为村长,我是怎样踏上进京上访维权之路的?
    乡亲们信任我,选举我当村长,我很感动,决心好好干,不辜负大家的期望。没想到发生的一件件事情让我失望了!
    杨春华原是我村党支部副书记,与我同时当选村支书。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也就是说踢好工作上的头三脚,而杨春华一上任,就想着为自己捞好处。我村97年建了个菜市场大棚,长176米,宽12米,高6.5米,有43间房,建在与桃园煤矿相邻处,生意不错,是村集体的主要经济来源。本来是村里安排专人每天按摊位收取管理费,杨春华当上书记没几天,就将大棚交由其亲弟弟杨华利承包经营,别人拿着15万现钱他不给承包,而他弟弟每年仅向村交10万元承包费,政府每年给下拨的菜篮子补助款都远远超过这个数!且十多年来,应缴的一百多万元承包费到底交没交?账目也没公开过。
    大棚到手之后,杨春华又想着出卖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对此我绝不答应。本想卖地就得签协议,签协议就得盖村委会公章,我这个村委会主任不点头,他那章就盖不了。没想到他与乡党委书记兼乡长赵存信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为了拔掉我这颗“眼中钉”“肉中刺”,他们什么馊主意都想得出。2005年2月赵存信以“女人不能当家”、“党领导一切”、“村帐乡管”为借口,将村委会公章和财务账目及其公款全部收走。从此,在我四年的任期内,再也没有见到过村委会的公章,村里的一切财务问题,更是无从过问;村财务账目也没有公开过。我这个村长被他们架空了!本属于村集体的财产,成了他们的“摇钱树”;本为了加强村级财务监管而试行的“村帐乡管”的做法,成了他们躲避村民对村财务进行民主管理的“挡箭牌”!
    赵存信与杨春华拿走村里的大印后,便肆无忌惮地倒卖村里的土地——
    2006年10月31日,杨春华私自将占地18亩多的村原板厂、加油站、运输公司的土地,以19.05万元转让给他堂弟杨洪华。协议上说“经两委会提议”,实际上根本没有这回事。全村130户650余人口,他只找到了21个村民在《转让协议》上签了个名。协议加盖了村委会公章,作为村委会主任的我毫不知情。
    2006年12月30日,杨春华又私自将商业街一侧的20.26亩地以32.416万元转让给杨洪华“长期使用”。手法同样炮制。杨洪华后来在这块地上盖了小产权房。
    还有乡医院西边十多亩地也被杨春华不明不白地瓜分贩卖了!协议上有的说“经两委会研究”,有的干脆提都不提,实际上村民都不知情。签名的只有他杨春华一个人,当然加盖的有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的村委会公章。
杨春华贩卖这么多土地,不可能人不知鬼不觉,作为村长我必然要问他怎么回事?他总是回答“不需要你过问!”我向乡里反映,赵存信书记、乡长一肩挑,处处护着他。再说,他们本身就是同谋!
    于是,我向区里、市里、省里相关部门反映,仍然没有效果。
    村民选我当村长,看中的就是我敢为他们说话。需要我站出来的时候,我不能当孬种!2006年下半年,我被逼踏上了赴京为村民维权之路!
在我赴京上访维权的同时,他们依然作案
    原本以为这回他们要收敛了。但杨春华与赵存信胆大包天,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愈演愈烈。
    2007年6月,他们居然合伙非法将我村农民刘道成等13户村民耕种的37.8亩基本农田以“招商引资兴办企业”的名义征用。协议签的是建设用地的价,每亩18400(含800元青苗补偿款),签订时间2007年6月,甲方为宿州市埇桥区北杨寨乡人民政府,乙方分别为13户村民。
    堂堂一级乡政府怎么买卖基本农田?后来他们说确实有省里的批文,并拿了个伪造的省政【2008】74号文件给我看。我上网根本查不着,假的,怎么查得着呢?!
据说,赵存信与杨春华骗得土地后,转手以每亩8万的价格卖给了桃园矿建矿山机械厂。
两股力量拧在一起整我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规定“向人民政府反映村民的意见、要求和提出建议”是村民委员会的职能之一。我作为民选的村主任,代表失地村民维权是我的职责!但却遭到了两股力量拧在一起对我的围攻。一股是我告的杨春华、赵存信之流。我与他们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尽管我站在正义的一边,他们一直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并动员在当地政府、执法部门任职的亲友关系,与我进行殊死的抗争。另一股是当地政府部门,我被他们视为刁民、祸水,惹事生非,给地方丢脸抹黑!给我戴上“恶意上访”、“非法上访”和北京有什么重大活动就是破坏什么的帽子,一经发现,就派人把我抓回去、关起来。他们以莫须有的罪名,先后将我4次拘留,曾戴上重刑脚镣,出来后还长期监视居住。
    我为村民集体利益维权,怎么说是“恶意上访”?国家没有规定上访要经批准,我维权过程中,既没有扰乱治安,又没有阻塞交通、违法集会,怎么算是“非法上访”?其实,在任村长那两年,到北京我确实是为了上访,给国家相关部门送举报材料。后来这些年我一直在京打工,或在家带孙子,只是偶尔去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我们举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请他们给催催。就这样,他们也不放过我。
    2008年8月4日,任北京日月星辰花卉公司主管的我正在单位上班,赵存信亲自带领乡政府机关和派出所一行6人把我带回地方,以“破坏奥运”为名对我进行刑事拘留。我一直在单位上班,有考勤为证,怎么“破坏奥运”了?!
    2013年我在家乡带孙女。3月5日晚9点,十几个公安人员闯进我住处,强行把我架上警车带走,把我十岁的孙女吓的得了抑郁症。
    2017年9月15日,市埇桥区打击非法上访领导小组与市公安局北杨寨派出所联合,在宿州市区和各大乡镇张贴数百份《悬赏通告》,称我:恶意上访,被埇桥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列为网上逃犯,现在逃。悬赏5000元让人将我捉拿归案或提供线索。我良民一个,一辈子也没有做过违法的事情,为何无中生有将我冠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我并没有被列为网上逃犯,《悬赏通告》为什么说我被“列为网上逃犯”?为什么要到处张贴《悬赏通告》毁坏我的名声?!
    当地公安机关还违法对我的居民身份证做了手脚,使我成了黑户,外出坐不了车,住不了旅馆,上访登记不了,而且打工也没有单位敢要我,等于剥夺了我作为一个公民的基本自由和权力!
    他们见来硬的不行,又来软的。
    乡党委书记赵存信,曾与司机付大康开着车子找到我娘家哥家,要给我30万,叫我别告了。
    埇桥区信访局长李运贤曾通知我去他办公室,要我收下用报纸包着的50万元钱,当然有交换条件:把我村卖土地的300万账目交给他!我说,“我得回村开个村民会议,研究怎么把这50万分给大家,要交账目也得当着村民的面交给你!”见我不吃他这一套,又叫区纪检主任张辉把我关起来,审我。
    感谢维权路上很多人给了我温暖和无私的支持!特别是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教授阮思宇,偶然听说我的情况后,十分关注,多次自费采访我,发表了《一个乡党委书记的能量到底有多大》、《300万土地款云归何处》、《安徽宿州乡党委书记倒卖土地,打击报复信访人》、《我宁愿死,也要把这官司打下去》等文章,使我反映的问题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史书记,您是个为我们百姓着想的好官,所以我把这些情况向您反映。盼望您能够督促有关部门对我反映的问题进行认真的调查处理。其实,我们村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乡政府借我村的40万土地款还没有?还给谁了?钱弄哪去了?第二,2007年乡政府骗购我村的37.8亩基本农田是不是倒卖给桃园矿了?赚了多少钱?赚的钱该不该还给我们?第三,查清楚杨春华贩卖村土地每一笔到底是多少钱?钱都弄哪去了?该分给村民的要分给村民!第四,村蔬菜大棚应收的100多万承包费去哪了?如私吞了,要吐还村民!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保证不再上访!叩谢!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北杨寨乡池湖村 王凤云
                                      2017年12月8日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人员查询|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星光影视园新媒体大厦20号楼  邮编:1026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2856660

京ICP备12039657号-5号 《三农电视》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平台控股: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台CIBN 网站主管:东方融媒·全国公共文化卫星传播平台

版权所有:北京天地畅通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0-2018 DF-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农电视台 官网 官方微博
微信扫一扫 微信 获得更多内容